给时光以生命,归魂灵于白鹤。

练字打卡,邓剡《酹江月·驿中言别》。
本周日常:白天上课,晚上一边写稿子/肝作业一边听刀尔登的《中国好人》。

诚如推荐者所言,此书算是对我国一众历史人物的吐槽,写得极好玩,属于聪明又干练的黑色幽默。看完海瑞、严嵩、刘瑾、冯道几章,我已拍案拍到手肿。作者摘花飞叶皆可伤敌,在下佩服。

起初读到“以天下为狗任”这个标题,我心里其实是不爽的,以为刻薄太过。今天重翻《天下只有一个是——张巡》这篇,作者写:“中国式的道德观是一张价值表,排在高处的,可以压过低处的,如果最高的一条不是不得以人为手段,那么,有太多的名义,顺手拈来,便可以杀人。”
唉。
我国惯来爱以抽象的群体取代具体的个人,以天下之...

练字打卡。

室友A(突然发问):《赵氏孤儿》的作者是谁?
室友B(无缝衔接):狄更斯。

我笑了十分钟。

“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、点滴到天明。”(蒋捷《虞美人·听雨》)

才写完这首又看见了黄宗羲这句:“年少鸡鸣方就枕,老人枕上待鸡鸣。转头三十余年梦,不道消磨只数声。”

但恐岁月去飘忽啊。

十月是靠朋友撑着过下来的,望十一月能积攒一点点生命力。

最近老是梦到爷爷。梦见他吹胡子瞪眼地拿肥皂替我搓手上的墨。小时候练字总撒得一身墨,手上、脸上、衣服上处处墨猪。墨汁好洗,钢笔墨水甚不好打发。所以童年的我的确很讨厌写字,以至经常被老爷子逼得满屋子上窜下跳。
俯仰之间又想起有他陪伴的二十年。或许这些年岁乏善可陈,忆无可忆,而当那些如水的欢欣,忧惧,悔恨,牵挂陡然浸入脑海,所有装模作样皆被这厚重的遗赠击得粉碎。

功夫搁下了还能再捡起,一如他从未走远。
一切安好,勿念。

激情分享一只会动的小比心~戳开不动请等待加载一下哇ღ( ´・ᴗ・` )❥
虽然画得很寒掺,但还是有一点点阔爱哒。本来想在盒子里画一个星球。。emmmm一想还是算了,越简单越好,46帧够我受辽(跪)

祝亲们都捡到小星星~ ⭐️

约稿局部。
所以我一个湖南人为什么会受邀给赣协写书封……😂

我已经到了从练字中感受自由的佛系境界了……

以下为吐槽。
贝雷帽,一种神奇的存在。
以前我竟然以为它真的能戴在头上御寒保暖,买回来试过之后才发现它只是一个被顶在头上的装饰……今天顶着帽子走出宿舍楼才三步,一阵妖风直接开掀,把我可怜的蠢帽子吹飞好几米。
路人(惊):同学你帽子飞了,就在我脚边!(好吧它飞了我能不知道吗憋围观了我的老天鹅(;´Д`)

晚上在宿舍肝论文,写着写着开始情绪失控,最后眼睛肿到现在。
最近过得太窒息,无根无着,漂浮海夜无微光。自知并非珠玉,偏向虎山行,做多了无用功,空余满心麻木。
时间有限,能力有限,气力也难以为继。我以年为单位所做的规划,或湮灭在变化的情势之下,或夭折在自己的怠惰犹豫中。不怨天,不尤人,只怪自己循规蹈矩地放任渴望锤打。理想主义是个好东西,我揪着它不放却也只揣着个念想。
没有那么难,真的。只求老天爷赐我每天五十个小时。

囤一波迷之后期过的摸鱼。

我师兄说,希望本就被关在潘多拉魔盒里,只可感知,触不可及。
但是希望只能被相信,必须被相信,哪怕朝圣的痴人不得不与独眼巨人和孤魂野鬼比肩而行。迷途而不知所归,谬矣。却无解。

近期的练字打卡,稼轩词二首。

最近睡前都在读韦庆远先生的《张居正和明代中后期政局》,艾玛写得不能更赞π_π
初翻注脚就可知先生考据之翔实宏富,为读者自行甄别判断留有余地。其次,书里的权力斗争写得尤为精彩,远胜于一些莫名其妙的宫斗权谋情节。且韦先生剖判权力斗争绝不仅仅着眼于政治行为与政治事件,而必追溯至不同参与者学术思想渊源之分歧,洞察深层次矛盾(就很过瘾惹。

关键是先生字里行间里捎带着些许“温情脉脉”,这点很对我胃口。太岳一代人杰,纵然毁誉由人,也不是一句“居正功在社稷,过在身家”能简单概括的。
时代悲剧铁钳下的个人悲剧,避无可避。面对谄媚虚伪与冷酷毒辣相渗合的庙堂百态,其个中辛酸,我尚不能...

得知皮皮要开新文,微博上又开始过年惹,我也暗搓搓地下回了晋江和lof,准备好好做人(真的不能再佛了,我对不起小天使们😂

晚上去皮皮的主页转了一圈,还是一如既往的贫嘴阔爱大机灵鬼吖!
以平凡的社会百态探讨抽象的人生哲理,用日常的语言描绘幽微曲折的情感世界,对任何美好的,纤细的事物充满敏感和敬意,这是我所见的皮皮一直在坚持不懈的事业。
祝甜老师诸事皆顺,开文大吉。♥

庆贺《默读》广播剧第一季完结!😭😭😭不能更优秀了,疯狂期待第二季吖!♥

以沫歌词合札请见 @清离yume 太太主页,比心心(。・ω・。)ノ♡

清理相册,这篇忘了存档。
龚自珍《病梅馆记》全文。

过近千帆皆不是,心意难平。

其实每天都有练字,只是不想照也没力气发。
眨眼九月又过了一多半,心神麻木,基本与娱乐隔绝。月初鼓起勇气帮基友画稿子,两周以来,加班加点,挑灯夜战,结果是累死当涂帮尽倒忙,好不尴尬也。
基友:为什么不好好写你的论文嗑你的书,不务正业有什么前途!那一刻,我不幸回想起了导师在教师节赠我八本书让我分别写书评的茬,立马吐血十升。

昨晚练字的时候重温《万历十五年》,听有声书念到第四章这里:“富有诗意的哲学家说,生命不过是一种想象,这种想象可以突破人世间的任何阻隔。而这里的地下玄宫,加上潮湿霉烂的丝织品和胶结的灯油所给人的感觉,却是无法冲破的凝固和窒息。”

我又情不自禁地同情起了万历皇帝,以及其他种种不使人...

练字打卡,《赤壁赋》全文。

给家里打了个电话,心里乱糟糟,字也飘飘然。身无饥寒,父母无愧于我;人无长进,我以何待父母。

© 朴与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