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时光以生命,归魂灵于白鹤。

练字打卡,易安《如梦令·昨夜雨疏风骤》。
老妈用全民K歌唱了一晚上知否知否,还怪好听的,所以把这首词找出来重写了一遍。

易安的词真的太适合小言了。譬如这句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,不能更通俗直白,但我还是得发出猫叫般的赞叹声:妙啊。

一波迷之后期过的图,感谢找我约字的亲们,我都佛成这样了orz……😭😭

渐渐习惯了家里冰窖一样的温度,是时候开始练字啦。

上次这个gif有两帧不太对,今天终于想起来改了改(虽然还是很糙hhh

想向全宇宙安利强风吹拂!(激情狂亲阿走)
小说最后“流星”那一章值六颗星,奈何豆瓣没有这个选项,只得作罢。书中人挥汗如雨,我一个旁观者竟然泪如雨下,热血沸腾又热泪盈眶,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激动得快要飞起来。

灵魂一问:请问灰二是什么神仙级别的天使——全场最A的大可爱!世上最治愈的恶魔!蛊惑人心的大骗子!!
反正我的眼泪不值钱,老天爷啊我永远喜欢清濑灰二。😭😭

今晚糟糕的心情大概还是因为读了高尔泰先生的《寻找家园》。如此沉痛的经历 ,本该字字泣血,而先生淡淡写就,娓娓道来,更看得我难受至极。
人的尊严是如何被控扼戕害的?什么是一个张扬人性恶的时代?苦痛竟然起始于一场又一场荒诞?世界罹患精神分裂症,然仍旧妄图一统所有,塞个严丝合缝。每一代人反思回望,又重新试错,善良又残酷地对待自己,对待他人,再无数次重复这个过程。最终,我们都是匍匐进入新世界的人。

先生在自序中写:“宽容妥协是强者的特权,弱者如我辈,一无所有,不是可以学得来的。”一位讲述者,若他真的除了思想一无所有,能熬下来讲些真话简直堪称奇迹。第三卷我还没敢看,毕竟已经删减得不成样子了。...

晨起看山河,事事悉如昔。
人如浮江木,纵横岂自知。

最近真的被唐酒卿太太这篇文美到心坎里。

朝堂风云本就特别吸引我,再夹一个温暖缱绻的“情”字,我立马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晨阳要是哪天想撂挑子不干,劳驾让我来好吧。近距离观赏神仙打架,何乐不为(இдஇ;)

在人间。

素雪千里。

而北京还未下雪啊。

练字打卡,稼轩《清平乐·独宿博山王氏庵》。
平生塞北江南,归来华发苍颜。布被秋宵梦觉,眼前万里江山。

黑格尔有言:“在悲剧中,个人通过自己的真诚愿望和性格的片面性来毁灭自己。”
用在稼轩身上多合适啊。他本就是一位悲剧英雄,壮心不死,殒身不恤,满腔孤勇也成悲凉。

谢谢一位天使在上条lo的评论。晚上下课肥来激情写了稼轩的这句送你。

稼轩的悲不是悲伤的悲,是烈火赤焰般的生命力鸭,所以我们才会这样敬他爱他。

祝晚安好梦喲(˘ω˘)✩

练字打卡。
反复写过稼轩的这首《破阵子》,个人感觉很是奇妙,下笔就像醉酒挽剑花一般酣畅淋漓。

有人评说此词略显粗豪,情感泼洒无余,缺乏词味。然而这种外放的炽热心力我是偏爱的,豪气弥漫,犹如泼墨。

竟然有大半个月没更新小纸条了……我的锅。
最近都在为稻粱谋,千辛万苦今天下午终于截稿,可以回来好好看看书战论文了。

行路难,行路难。
多歧路,今安在。

千回百转,镇魂今天回来了。
欣喜之下,我把自己宝贝了一年的这件镇魂签名T恤送给了一位好友。所谓风水轮流转嘛,从2017年到舔到18年年末我已经过足瘾了。

宇哥的签名在镇字左边,居老师的名字在江明洋哥哥的下面,左边还有一个横着写的李砚小哥哥。最上面分别是高雨儿和刘泯延。

拿到这件T是因为去年在微博上的一点点初心,P4-P5有它的来历。刚刚在微博听白宇哥哥唱小幸运,没来由地就很想哭。爱果真就是一场天时地利的迷信,感谢这场磊落相遇。

练字打卡,邓剡《酹江月·驿中言别》。
本周日常:白天上课,晚上一边写稿子/肝作业一边听刀尔登的《中国好人》。

诚如推荐者所言,此书算是对我国一众历史人物的吐槽,写得极好玩,属于聪明又干练的黑色幽默。看完海瑞、严嵩、刘瑾、冯道几章,我已拍案拍到手肿。作者摘花飞叶皆可伤敌,在下佩服。

起初读到“以天下为狗任”这个标题,我心里其实是不爽的,以为刻薄太过。今天重翻《天下只有一个是——张巡》这篇,作者写:“中国式的道德观是一张价值表,排在高处的,可以压过低处的,如果最高的一条不是不得以人为手段,那么,有太多的名义,顺手拈来,便可以杀人。”
唉。
我国惯来爱以抽象的群体取代具体的个人,以天下之...

练字打卡。

室友A(突然发问):《赵氏孤儿》的作者是谁?
室友B(无缝衔接):狄更斯。

我笑了十分钟。

© 朴与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