朴与散

给时光以生命,归魂灵于白鹤。

练字打卡,P2-P4来自皮皮的《残次品》。

今天在沪江上看见王尔德的这段话:“你想我会不让你知道吗?你受苦,我与你同在受苦;你哭泣,我眼中也会充满热泪。你想我会不让你知道吗?假如你幽困于缧绁之室,为人所不齿,我会用满心的悲哀去构筑一处宝屋,百倍加添地存起世人不让你得到的一切,等着你的归来,伴着你的康复。”

突然无比心疼那个心里驻着一座牢的林静恒。他害怕他的道路陡峻幽暗,他害怕翅翼下的剑刃伤损他人,他害怕他的功利击碎挚爱的梦想。数十年积压的所有情感,无论是苦涩的,隐秘的,还是柔软的,温存的,统统无处搁置,更无从宣之于口。

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。他以为没有任何人知道。

所幸,有人甘愿地、欣喜...

{ 2017-07-11 /18 /20 }

练字打卡。
P2-P3临文征明《赤壁赋》part1。

几天不写就要拗不动笔……手简直像灌了铅。(苏子愀然T_T

{ 2017-07-09 /5 /20 }

大约有四个小梗,这边就不拼图了,一张一张地更好玩嘛,加上凑数的刚好十张嘿_(:D)∠)_

原始人只能靠草稿纸撸图,说起来还有点丧……

{ 2017-07-07 /25 /86 }

上周摸的比心动图。

有几帧动得实在膈应,本想抽空挣扎着改改,奈何电脑崩了一直没修……

(来自林的嘲讽.jpg)

{ 2017-07-05 /7 /47 }

熊培云先生说:“中国人的自由,很多时候就是在不合理的环境下尽可能话得舒服点,是庖丁解牛式的技巧上的自如,而不是价值观上的自由。”   一针见血。

那么,什么是接受不合理的理由?
因为一个名为“大同”、“Communism”的乌托邦理想吗?在它实现以前,一切不合理都被塑造成通往它的必要手段。

今天我们警惕乌托邦,不光是质疑它实现的可能,更是怕它与初衷背道而驰。

就像皮皮笔下的那个伊甸园,极尽美好宛如天堂,背后却是无尽的奴役与罪恶。
这样一个靠剥夺弱者而营造的充满欢愉、友爱、和谐的沃土,却绝对没有情感的自主和人类的尊严。

{ 2017-07-04 /5 /11 }

练字打卡。
每天吃五种药,整日头晕目眩,恹恹欲睡。希望明天能好点。
晚安。

{ 2017-07-01 /13 /16 }

写了一晚上,揉了一地纸。
没有什么是一蹴而就的,戒骄戒躁,聚沙成塔罢。

{ 2017-06-27 /2 /10 }

P1-P2乱画,P3-P4练字打卡。

目测《残次品》的走向已经是身心双虐模式了,比心的那段告白看得我难过极了简直要跪,求你别道歉了,有人心都碎了(´;︵;`)

也许没有黑暗的地方并不存在,但人类从来没有放弃追寻光明。末日将至,心揪得立马抱住二位,早日携手力挽狂澜。

6.27
“箱中之脑”……特修斯之船……
憋说了,在下心碎给你看好不好。

{ 2017-06-26 /9 /33 }

我的本科生涯已于今日画上句点,原本觉得忆无可忆,反正太阳明日照常升起,生活依旧。然而毕业典礼上我哭完全程,打脸来得猝不及防。我不擅长表达情感,也不喜欢被感性绊住脚步,所以很多心里话在我这里都如石中星火,停留不过一瞬。
我深知正视自己的感情和价值追求尤其重要,毕竟与人交流必先理解自己。
这篇流水账,送给自己。
 
(一)
初入大学的前两年,我心比天高,用满腔热忱四处摸爬滚打,打拼社团,扩展交际,书山学海,挑灯夜战。累,焦虑,匆忙,我心怀侥幸地盼望着万事都可以一蹴而就。如此急功近利,却也小有所成,更让我看了某种意义上的希望,由此每日自喂鸡汤,自我感动。
 
初出茅庐,些许小小的成功便能把人拖...

{ 2017-06-21 /14 /21 }

竟然悄咩咩地又攒了一堆摸鱼……P1从左到右分别是陆比心,黄静姝,薄荷,怀特and斗鸡(维塔斯),P2-P8都是草稿纸上的乱画…捂脸跑。

陆老师携四位熊学生衷心祝愿咱们皮老师十七岁生日快乐!永远青春洋溢,永远乐观洒脱,永远俏皮可爱!
皮皮,你的存在,对很多人都特别重要。你有一千八百种好,难以尽述。很想把你安利给全世界,因为我很爱你,也很爱身边的小伙伴,希望这颗星星能给更多的人力量。

{ 2017-06-13 /6 /28 }

练字打卡。
希望P1能成为静恒哥哥表白之日的内心独白吧,现阶段这种不平等、不纯粹、一味妥协让步的关照并不是爱情啊。
两个同样强大的人格间互相体谅,彼此扶持,互为依靠,可以毫不设防地袒露脆弱,这才是陆必行期望得到的回应。而要达成这样的关系,目前看来任重道远。

“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。 ”
“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。”

“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——不营字造句,不和梦交易,不被时间、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。”

“我给你我的寂寞、我的黑暗、我心的饥渴。我试图用困惑、危险、失败来打动你。”

{ 2017-06-08 /3 /18 }

“能三年如一日,便能三十年如一日,便能三百年如一日,揺山撼海,未尝不可。”

“她强行从暗无天日的地下黑牢里把他押出来,将他卷进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麻烦里,逼着他大笑,发火,无言以对。但举世尘埃飞舞,他这一颗却行将落定。”

“鬼神在六合之外,人世间行走的都是凡人,你為何不敢相信自己手中這把刀能無堅不摧?”

“愿你在冷铁卷刃前,得以窥见天光。”

{ 2017-06-04 /5 /35 }

没有一个人长生不老,也没有一件东西永久长存。我们的一生不是一个古老的负担,我们的道路不是一条漫长的旅程。

{ 2017-05-31 /2 /8 }

写了个《滕王阁序》的长卷送基友。

看见金宇澄老师在《繁花》里写道:“年纪越长,越觉得孤独,是正常的,独立出生,独立去死。人和人,无法相通,人间的佳恶情态,已经不值一笑,人生是一次荒凉的旅行。”
我不禁生出一丝坦然和庆幸。
坦然是因为我早已明白孤独是人间常态、是客观现实、是被无限放大的自我意识,不足为道,谈必矫情。
庆幸是因为我磕磕绊绊长到现在,说不上一路顺风顺水,而身边一直有亲人扶助,好友相伴,然后,我还遇见了你。
你说,我们的喜恶偏好已经如此相似,还是会时有龃龉,那么同外人间的矛盾、争执、牛头不对马嘴又有什么无法介怀的呢?
哈哈哈。

All brilliant that has appeared...

{ 2017-05-26 /3 /24 }

(๑>؂<๑)一丈小摸鱼存档。
诸君,咱众筹购买湛卢小哥哥吧。

{ 2017-05-26 /6 /30 }
1 2 3 4 5 6

© 朴与散 | Powered by LOFTER